交警贾海平:坚守岗位40年,站好春运最后一班岗
来源:本站  时间:2021-02-09 15:26  
贾海平已年满60,过了春运就要解甲归田,顶着凛冽的寒风,现如今他还在郑少西南站,为的是站好最后一班岗

2021年的2月2日,在郑少高速西南站入口处,一位老交警正在检查过往的车辆,这时过来一辆中型轿车,停在了这位老交警的身边,原来是市领导到此巡视春运,当巡视小组成员得知这位老交警已将要退休,今年春运是他的最后一班岗时,纷纷与他握手并表示了对他最诚挚地问候。

油漆工电焊活都干过

老交警叫贾海平,1981年入警至今已40个年头,40年来他从没有离开过一线岗位,他回忆自己的工作历程,简直就是一部郑州交警的发展史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还没有交警支队的称号,只是市公安局的一个处,几十号人勤务、车管、事故处理,设施、交通警卫都在一起,那时贾海平骑个偏三轮摩托巡逻,就觉得神气的不得了,他施划过交通标线,往往弄得浑身都是油漆,他还焊过交通标志牌,早晚交通高峰时,他在岗亭里用手转动着信号灯的旋钮,来控制车流的放行数量。贾海平感慨地说:“今天的交通管理,简直像进入了梦幻世界,当年那真的是老牛拉破车”。

不离不弃的“伴侣”

1984年贾海平到了交警五中队,那时交警还都是中队的建制,五中队负责郑州市区周边的入市口,因为那时货车入市还没有禁行,所以危险品运输,超宽超长超吨等,都要在市郊接受安全检查,临时设置的检查站非常简陋,午饭有时自带,有时就在路边店解决,有时凑附近停车场的食堂,每月交一些伙食费费用。空旷的郊外风刮雨淋,工作条件异常艰苦,但为了市区的交通安全,为了市民群众的安全,贾海平在这里一呆就是六年,唯一不离不弃与他朝夕相伴的,只有风霜雪雨与烟尘废气。

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

1990年成立支队后,贾海平来到了交警七大队,责任区在黄河大桥,与在市郊检查站的环境差不多,中队租赁的几间活动板房,平时休息吃饭处理违章值夜班都在这里,每天上下班往返几十里,记得有一年隆冬贾海平值夜班,半夜他正在屋里换班休息,突然电台呼叫赶快到大桥中部,一辆满载食品的大货车冲下黄河,贾海平立即跑步赶过去,大桥上的照明灯特别亮,清清楚楚看到一辆“东风141”货车在桥下的浅滩里,他脱去防寒服深一脚浅一脚快速接近大货车,还好这一段水不深河床松软,司机在驾驶室内喊叫人还有救,贾海平手持撬棍砸碎车窗玻璃,守桥的交警都知道,只要有报警说车辆坠桥,值班室常年备有铁棍撬杠,不管谁去现场都会先抄起家伙,这已经是守桥交警众所周知的,多亏手里有家伙,司机很快得救,近十吨的食品箱子散落在河床上,有的浸泡在河水里,贾海平和赶来救援的同伴们打着赤脚,一趟又一趟往岸边搬运,回到中队驻地天已微亮,几个民警在一起说说笑笑,当晚贾海平就发起了高烧,将近40度持续了三天三夜。想起这件往事贾海平仍记忆犹新。他说遇到这样的事路人可以围观,但警察没有退路,退了就是逃兵。

站好最后一班岗

2003年郑州至登封少林寺的高速建成,交警支队成立了郑少高速大队,贾海平又是第一批“拓荒者”,建队之初几十名交警就像野战军,在这里支起帐篷安营扎寨,单位不知道在哪找了一辆部队的旧炊事车做饭,贾海平来的时候又是严冬季节,值夜班在帐篷里换班睡觉不敢脱衣服,帐篷外零下几度时,帐篷里面相差不了多少,尤其是郊外夜间的贼风,经常将帐篷连根拔起。郑少高速这里是刚刚建站,大队也是刚刚组建,民警们都知道,所以也没有那么多的苛求与奢望,业余时间帐篷里经常是欢歌笑语。

时代在前进,科技在发展,贾海平不但经历过创业的艰辛,也迎来了交通管理翻天覆地的变化,智能交通大大降低了劳动强度,从纸质的台账到电脑记录在案,从单警装备到通讯工具,工作中所需要的警务信息,在电脑旁弹指间就一清二楚,这个曾经戴过“白袖头”,提着喇叭筒子巡街的老交警,也熬到了互联网时代,执勤时随身就携带有“神器”,遇到个别狡辩的交通违法者,当场毫不费劲就会使真相大白。

今年贾海平已年满60,过了春运就要解甲归田,顶着凛冽的寒风,现如今他还在郑少西南站,为的是站好最后一班岗,回忆起自己的从警经历,在这即将离开之际,他自己给自己下了一番评语:干了几十年盖房子打地基的活,见证了郑州交警的发展史,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看到晚辈们一批又一批走进警队,站在他们面前,我心地坦荡问心无愧,感到无比的舒心快活,因为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,为着党的事业与人民的重托,我也算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。

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